广东有个抢手的“菠萝工作组”

广东有个抢手的“菠萝工作组”

  “我们可不能轻易‘放’他们走。”

  听说其他县市要“抢”菠萝专项工作组,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县长罗红霞赶忙“护”住他们。

  2018年,徐闻菠萝遭遇滞销,广东省农业厅派出菠萝专项工作组赴徐闻“救市”。工作组成员来自广东省农业农村厅、广东省农民专业合作推广中心、农业院校、媒体和电商等,专业涉及种植、销售、农业大数据、宣传。

  徐闻位于祖国大陆最南端,有近百年菠萝种植历史,全县菠萝种植面积35万亩,年产70万吨。全国每三个菠萝中就有一个产自徐闻,这里也被誉为“菠萝的海”。随着菠萝种植版图的扩张,滞销曾每隔几年就发生一次,“增产不增收”像紧箍一样套在农民头上,难以摆脱。

  徐闻县菠萝协会会长吴建连记得,过去地里、马路上常能见到成堆被倒掉的菠萝。一辆手扶拖拉机能装3000斤菠萝,遇到滞销时,整车只能卖到50-100元。

  在前期调研中,工作组发现当地菠萝生产和销售全凭经验和嗅觉。

  虽为全国最大的菠萝产区,但徐闻菠萝种植标准化程度和产业化水平低,种下去就丢在一边的大有人在。还有人盲目追求高产,过分密植,一旦遇到倒春寒、冰雹等恶劣天气,很容易出现“黑心菠萝”“水菠萝”等病变菠萝。

  在销售上,当地中介多为个体户,缺乏市场定价权,很多人甚至不敢说卖的是徐闻菠萝,贴的反倒是海南的标签。

  菠萝工作组组长、广东省农业展览馆副馆长黎小军说:“这种盲目发展是徐闻菠萝屡屡发生滞销的主要原因。”

  这么多“病症”,工作组决定先从销售端“开刀”。在黎小军看来,先打通销售渠道,再倒逼生产端改革,才能事半功倍。

  工作组开出的药方是“12221”市场体系建设,即推出“1”个菠萝大数据、培育采购商和经纪人“2”支队伍,建设产区及销区“2”个市场平台、举办采购商“引进来”和徐闻菠萝“走出去”“2”场活动,助力实现“创品牌、扩销量、保质量、优品质和促增收”“1”揽子目标。

  北京一亩田新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一亩田”)参与了徐闻菠萝产销大数据的建设。在一亩田的平台上,徐闻菠萝卖到了哪?哪里价格高?什么时候价格高?市场在哪里?这些数据一览无余,让种植户、采购商和农业部门真正做到“心中有数、心里有谱”。

  大数据显示,去年徐闻菠萝大宗交易发货量排名前三的市场是珠三角、长三角以及陕甘宁。这些地方就成了今年徐闻菠萝营销的重点。

  在黎小军看来,推行“12221”市场体系最难是转变思想观念。“过去几十年来,农业干部只管生产,既不跑市场,也不懂怎么跑市场。”黎小军说,“12221”市场体系就是逼着农业干部主动找物流、交通、商务、海关等部门,把原来的“分外事”变成“分内事”。

  “现在徐闻农业干部‘谈必称市场’。”在黎小军看来,这是最大的变化。

  据了解,“12221”市场体系建设以来,徐闻菠萝收购价格也从2018年的一斤两三毛钱稳步提升至如今的1.5-2.5元,最高4元。很多老农民说,种了一辈子菠萝也没遇到过这么好的价格。现在卖一车菠萝挣的钱相当于过去卖十车。

  “今年徐闻菠萝火了一把,这也是对徐闻菠萝‘12221’市场体系建设的考验。”徐闻县委书记李汉东说,“机遇来敲门,徐闻也准备好了。”

  除了菠萝,广东的荔枝、香蕉、龙眼等农产品产量也在全国名列前茅。菠萝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,其他水果也“眼馋”,不少产地县市也向菠萝工作组发出了邀请函。

  今年广东荔枝大丰收。几年前菠萝滞销时,人们问,同是佳果命不同,菠萝应该向荔枝学什么?如今菠萝从“后进生”逆袭为“优等生”,人们反过来问,这次荔枝要向菠萝学什么?据介绍,菠萝专项工作组马上要转战茂名市卖荔枝。

  “销售端已经打开,剩下的是倒逼生产端改革,这是农业部门在行的。”黎小军说,“菠萝专项工作组可以放心转战荔枝了。”

  虽然有些不舍,罗红霞还是笑着说:“菠萝不能‘霸占’着‘工作组’。过去几年,在‘工作组’的帮助下,徐闻的干部、采购商和农民也都已经‘上道’了,掌握了在市场中乘风破浪的窍门。”

  记者易艳刚、吴涛、张典标

  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

责编:海闻